創作自述

繪畫無名景物

「每個人對風景的想像不盡相同,每個探問者 在其形狀與樣式,顏色和質感之間有其獨特的感知。 」1 不同的機緣令我有機會作為一個移動的個體觀看周遭的風景、地方和空間。對客觀景物的投入令偶發的意念和想法在路途上閃現,引發迷思與創作。

廢置的土地與建築所滲透出的氛圍令我著迷。那些生活殘存的痕跡,具有強烈空寂和靜止的氣氛,繁盛的時光已經消逝,留下的是一個沒有戲碼的舞台,猶如一本佚名的小說;一件沒有物件的主人。我透過意象編排令故事再次在畫面上生發上演,低調而靜止的畫法試圖呈現一種隱約但持久的氣氛,令所說的故事透出模糊而又具詩性的色彩。這些故事並沒有一個特定的時間,地點和意義,對我而言「感知本身 是一種獲得。 」2

1 John R. Stilgoe, What is Landscape?, 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,2015
2 艾米莉 · 狄更生,艾米莉 · 狄更生文獻,《感知一物的價值 》,J1071, Fr1103 。